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不怕不怕,90年前的一声枪响

《风吹稻浪》片名来自一首美丽的爱尔兰民歌(片中曾经吟唱),电影讲述1920年前后爱尔兰人民反抗英国统治的一段日子。影片中爱尔兰苍翠低矮的群山、坚实朴素的民房给人来驱之不散、心驰神往的田园气息。其实展现反抗侵略、勇敢斗争的故事已不新鲜,甚至我感觉爱尔兰游击队的对敌战术运用比起我们打鬼子的花样翻新那是相当的不够,但是片中第一段枪决叛徒的段落却是十分震撼。叛徒是个17岁的半大孩子,因为出卖了组织的藏匿地点而被处决,男主人处决他前公对战友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希望这个我们为之战斗的爱尔兰真的值得(我这么做)。而这个孩子说:我很害怕。我想他说的害怕是指在被审问时叛变的原因。相比起电影中兄弟俩走上革命与妥协两条道路、许多战士在战斗中牺牲,我更有感触的是这一段,其实每个革命者心中都有迷惘和恐惧(尤其是男主人公被枪决的段落很明显的恐惧),革命不只是与敌人的斗争,也是信念与恐惧的斗争,怎样让自己不害怕,为什么去要求别人不害怕?我想,英雄,真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我叫戴米安,是个刚毕业的医科学生,打算去伦敦继续深造。

“原来天下革命都一样,北爱和英国的革命就像国共一样如出一辙。 ”

我的家乡爱尔兰是一片热土,这里遍地绿野、风景如画,人民勤劳而质朴,但是却饱受侵略者的蹂躏。英国军队在这里横行,肆意践踏我们的尊严,侮辱我们为爱尔兰猪,残杀我们的同胞。镇上有人只是在街上挖泥,就在背后挨了一枪,我邻居的孩子米盖,只有十七岁,因为不肯用英语说出自己名字,就被他们拖到鸡舍中处死。英军的暴虐逼出了爱尔兰人骨子里的无畏。太多的流血造成了反抗,有反抗,就有更残酷的镇压。哥哥泰迪是我们这里的领军人物。我犹豫过也拒绝过,但是最终我还是认同了:爱尔兰需要医生,但是更需要投身抵抗运动的战士。于是我加入了爱尔兰共和军。

——《风吹麦浪》

我们在暗中行动,完成了很多任务,共和军的队伍开始逐渐壮大。英军对我们怒不可遏而又无可奈何。但是镇上的乡绅告发了我们,叛徒出现了。我们被逮捕、刑求,一些人侥幸得救,但还是有三名伙伴被处决了。

说起爱尔兰,大家不由自主地都会联想起一个被音乐浸染的凯尔特民族,广袤的草原,悠闲的生活环境。可是如此晶莹剔透的一个民族也和我们中华民族一样曾经为本民族的自由与繁荣奋斗过,献身过,同样是那么坚韧不拔,同样是那么不屈不挠。

我动手枪决了告密的乡绅和当了叛徒的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我一路看着他长大。我对丹说,我学了五年的解剖学,现在却要杀人,希望爱尔兰值得。

如果对那段历史不甚明白的话,那么不妨看看这部《风吹麦浪》,基本能够对事件在近代时期的源头有所了解。

终于传来了停战的消息。英爱条约签署,允许爱尔兰南部26郡依条约在英帝国内成为一个自由邦,但仍需对英王效忠;北方六郡则依旧归英国统治。英军撤退了,留给爱尔兰人有条件的自由和巨大的内部分歧。和平来之不易,是妥协还是坚持完整的独立?泰迪选择了妥协,变成了自由邦的军人。而我不能接受虚假的自由和平与变相的独立。曾经并肩对敌的同袍彼此拔剑相向,兄弟阋墙拉开了帷幕。

这部以1920年北爱尔兰抵抗英国统治为背景的电影,被英国媒体评论为:描述了爱尔兰共和军的雏形,也含沙射影地对英国的集权统治进行了谴责。而电影本身借助了两个兄弟用暴力的方式来抵抗暴力,最终也因暴力的归属问题而反目成仇的悲剧。

我原想置身这场战争之外,却还是卷入了;如今我想脱身而不能。一次不成功的行动中,丹死了,我不愿供出共和军武器藏匿的地址,我的亲哥哥泰迪则将要在凌晨对我执行枪决。我给所爱的人留下一封遗书,其中这样写道:你曾说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孩子能尝到自由的滋味,我也祈祷着这一天,但我恐怕它比我们想象得要远。

影片主人公,达米尔,一个曾经只会在大学里夸夸斯谈,不会开枪不会杀人的医学院学生,在反抗斗争中逐渐走向成熟。他在怆惶失措中完成的对敌人和叛徒的枪决任务,就是他走上革命之路的受洗仪式,而对于他来说,反抗斗争就是一条不归路。要么失败投降,要么反抗到底,没有第三条中间道路。

丹曾说:“知道你要反抗什么很容易,知道为什么要坚持却完全是另一回事。”曾经有一度,我的心都空了。我想现在我知道了,而它给我勇气。

而和他并肩战斗的哥哥泰迪,一个他曾经视为偶像无限崇敬,无比坚强勇敢的爱尔兰共和军战士,却选择被弃当初的争取自由独立的革命理想,接受英国给予爱尔兰有限自治的和谈协议,并成为了爱尔兰新政府军的首领。

我仍然害怕死亡,但是一直到死,我都没有放弃坚持。我希望在这片绿色的土地上,孩子不必忍饥挨饿;老人不会被高利贷逼迫得走投无路,也不用再痛心于家园被毁和子女被害;劳工们不再超时工作,受英国资本家的剥削;更不会再有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我的同胞,不论持枪的人是侵略者还是自己人。或许终有一天,这些希望能够成为人们眼中理所当然的现实。但是此时此刻,这却是我的理想和信仰。我即将死去,但是我并没有心死。为了这遥远的希望,我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当哥哥代表新政府来镇压依然要求自由独立的反抗力量时,坚持反抗的达米尔和哥哥之间也就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要么你死,要么我活。在达米尔看来,所谓的和平协议不过是对革命战争的强奸,他不愿意背叛革命,不愿意背叛那些曾经为了革命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他不愿意做一个枪杀了叛徒同伴,而自己却最终沦为叛徒的无耻之人,于是不愿屈服的达米尔死在了哥哥的枪口之下。

要自由要反抗,还是要和平要妥协的兄弟之争,这是天下革命一个永恒的命题。

且看国共两党的兄弟之争,从北伐战争的并肩战斗,到四一二的大屠杀,从抗日战争的一致对外,再到解放战争的你死我活,活生生一部兄弟恩仇。

英雄的凯尔特人民的游击战争,是绿色的。那些穿着格呢西装,或者是帅气的风衣,头上戴着鸭舌帽,而手里却拿着枪的爱尔兰共和军战士,穿梭在绿色田园里反抗英军。一片宁静气象,于层层麦浪中响起的枪声,也许更加地让人惊心动魄吧。

差不多就是同一个时代吧,我们英雄的中国人民也打起了游击战争。只不过我们印象中的游击战争,都是戴着白羊肚毛巾的农民,挖士壕,挖地道,打鬼子。我们的游击战争,充满了黄土的味道,是我们中国人们的味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评人唐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黄大仙救世网发布于最热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怕不怕,90年前的一声枪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