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要一度当先落语,昭和元禄落语心中

是的被你们发现了,这是一段很无聊的短评。

第二季基调太压抑,菊比古满脑子都是带着他的落语殉情,助六成了他的心魔,从第五话开始就一直想把他拉入地狱。第6话听着小关飙演技说了<赖着不走>全本太赞,演出后与太郎却只说了表演的那么好老师却没听到。第7话看着少爷和助六年轻时的影像,猝不及防地出现当年坠落的真相,虐的好心塞。两季落语看到现在,印象最深的就是<死神>和<荒野曝骨>,第9,10两话都说了,尤其是听着与太说着荒野曝骨,想到第一季中少爷俯身低眉给小夏理发,和助六说着荒野曝骨的甜。画面转到小夏趴在八云腿边说着请收我为徒,少爷笑着说好时,那种渗透出屏幕的温情,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走着,我真的没忍住眼泪就下来了。然后含泪吃完11话整集的甜,八云走的很安详,最后唱着荒野曝尸在松田先生的陪伴下步入黄泉。12话大家都被信之助的父亲可能是八云的猜测吓到了,毕竟那眉眼像极了菊,但是我更开心于信之助继承了八云的落语,感谢这么棒的番的陪伴,这番是艺术品。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是一部虚拟写实作品,是一个反乌托邦题材的作品。
这个故事的背景半真半假,而且由于时代跨越几十年,导致故事一开始所伏下的线,到故事后期令整个格局都和现实情况发生极大的差异。
简单来说,这部作品所展现的落语业界,和实际的日本落语业界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是作者刻意为之。至于为什么刻意如此,则令读者自行体会。

落语是个蛤[划去]是个啥?不知道哪位大先生讲过,所谓落语,是指运用谈话,和最小范围的动作,来诠释(演出)所有内容的技术。在一小块四四方方的坐垫上,完就整个世界。动画组重视如何塑造<四四方方的世界>:菊比古狭小的房间,寄席的后台,无数的榻榻米…看过剧的话,大家应该或多或少,可以体会到这类气氛(环境)。我就偷懒,不一一考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歌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昭和元禄落语心中的tv版第一期,是八云师讲给弟子与太郎及他的养女夏子的故事。
是从他少年时与师兄信一同投入先代八云门下,到他成为第八代有乐亭八云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
正因为是八云师讲的,整个故事也就染上了他的颜色,冷清克制,如同掠鸟在水面上形成的波纹一样,不着痕迹。
读过漫画的我曾经是不满于他的叙述的.
而我之所以不满,是因为八云说的故事实在太过风淡云清,虽然优雅而满怀着时代的气息,却显得过于平淡。尤其是有关于助六和美代吉的逝去这件重要的事件,来龙去脉潦草蹩脚的简直是三流的段子手为了敷衍了事迫不得已才拿出来的搪塞之辞,既没有逻辑也不合常理。
而后来我才明了了,原来这是一个只属于八云师的罗生门。
八云师诉说给他人的故事,不过是令听众满足的有关过去的一个交待,而这个故事的结局之所以草率,一方面是因为这是说给小孩的小夏听的,一方面也是诉说者本人已经支离破碎的不知道如何给一个圆满的结束了而已。
八云此前的人生中所有的当事人,先代八云也好,助六也好,美代吉也好,都已经不在人世了,而所有的那些有关的人物们,看故事的人也只能从只言片语中揣摩他们本人和之间的关系。
而这个罗生门,也就再没有可以对照的他人叙述。
正如八云师自己所说
——我的名字叫做八云,至于原本的名字是什么,已经记不得了。

也正因如此,第6集的<品川心中>,和第10集的<死神>,反过来打破僵硬的高座,画了想象中的舞台。解开落语脚上的枷锁,魄力就爆发出来了。

而心中这个题目的意思,是指殉情而死。
殉的究竟是哪个情呢?
八云师说要与落语一起殉情,这是他的负气,他愤恨于无法容下信,令信被逼于窘迫境地的落语界,他愤恨于信的英年早逝,连带着也就憎恨起了不得不继承着落语的自己。
那个人为我来带来了全部的喜怒哀乐
而我却彻底的失去了那个人。
八云的真心飘渺的藏匿于他的落语之中。
他的阴郁与妖艳,就如同在盛开于无望之深渊之上的彼岸之花,令那些不知晓过去的人远远的望着,去追寻一些轻薄美丽的旧时踪影。
那些曾经的鲜烈的过去,则终将不再。

要描绘艺术家技艺的高超,漫画或动画会对场景,做一些抽象的设计和作画。这一招的确不稀奇,但偏偏它是用于落语之上。落语的世界,是一块四方形的坐垫,是格外死板的。我们总拿戏剧与现实相比,说现实无趣,可落语世界与现实比起来,还要再贫乏个二十倍。可见,在「落语世界」和「(尤其是少女)漫画世界」之间,差着几个等级的自由度。一旦从「落语世界」,跃迁到「漫画世界」——

而美代吉,美代吉如同濒死的金鱼在浅浅的鱼缸里溺水。
出身于艺伎世家的八云不是不懂被人舍弃的绝望,
而他却选择了对美代吉的情熟视无睹。
他觉悟于背弃的罪恶,却不堪与被爱。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八云师就希望小夏来杀了自己。
这是他唯一能够为那个自己负了的女子做的一切。

观感势必会爆炸。

心中实际最开始的意思,是“约定”
许下真心的誓言,至死不渝的约定。
并不是殉情的意思。
有人会死,也有人能活。
在八云诉说的故事的结局,信向他托付了一切。
地狱终会有人一同去,而前路则有人必须去走。
这是信与小少爷之间的约定。

动画画不出比肩落语家的演技,但是能解放落语世界和漫画世界之间的势差。在<品川心中>和<死神>高潮到来的瞬间,动画的演出力度,至少一度超越了落语。


望月,名村英敏,木村延景,中山奈绪美…这些演出家,和故事内容,简直是绝配。山寺,石头,女王,家中的演技,堪称年度顶级,还望各位声厨另撰文吹逼。凭这两点,2016的演出片,定有<落语心中>一席。

附个OP的歌词翻译
薄ら氷心中
呐,为何不肯瞧我的眼。为什么。
反正,可瞧着要说是“没办法对视”吧。
那到底是谁啊。谁让我变成这种女人。

呐,我可等着你啊,一定要来找我啊
好不容易才相会了,你怎么就不抱我呢。喂
人生如此沦落,都怪你这冤家。
我不明白啊,幸福这回事。到头来就是这个结果么。
真麻烦,索性挖出脑浆扯出肠子来给你看看吧。
看这个染透到了骨子里的女人。
喜欢哦,好喜欢你了,什么都能给你。才不是。
讨厌啊,最讨厌你了,原样的全还我吧。说笑的。
已经太晚了啊阿弥陀佛
怪你啊,全都怪你这冤家。
我懂的啊。幸与不幸,转瞬就没了。
这冰冷又温暖的手,我已经尝够了。
我中意你到这地步啊,可憎又可爱的人啊。
故作悲痛的来个痛快的分别吧。反正昨日也不再了。
这么微贱的生命留着干嘛,真想就此了结了

这就消失去吧,我乃红尘中独行客。

虽然是写完放了很久的东西,但是这里还是放在评论里,主要是方便(?)观者理解剧中落语所表达的含义。

  1. 落语段子的解说

动画里出现过的落语段子,我整理在上面的表格里,相比漫画,动画增加了很多落语段子(红字是漫画里出现的落语段子),如果说整个动画表线讲的是菊比古成为八云的前因后果,那么隐线就是八云的落语形成过程,而且这同样也是助六的落语的完成过程。

野ざらし

把八云的死神放到最后再说,先来从动画第二集里的野ざらし说起,这个段子是信到七代门下拜师时讲的,在故事的中出现了无数次,小夏说过,与太说过,后来信之助也说过,对于助六这一家族来说是一个传家宝一样的存在,而对于八云,这同样是他第一个听的落语段子。

野ざらし的话出自于明代冯梦龙的笑府,讲一个人对着马嵬坡的尸骨想要唤出杨贵妃,却唤来了张飞的滑稽故事(妃和飞谐音),而到了日本,则变成了在水塘边上的穷光蛋妄想着钓到美女的尸骨来与幽灵共度春宵的故事。关西的版本比较接近原版,结尾是钓到了传说中被以釜刑处死的大盗石川五右卫门(同样是一个谐音),而到了江户落语,则略去了唤来男人的男色笑话情节,加入了主角八五郎钓骨头时唱的歌(剧中的那首南钟)。冯梦龙是个文人,笑府里的故事本来出现的人物,杨贵妃和张飞,都是埋没于荒草之中的佳人将相,而到了落语里,美女成了向岛(烟花地)的卖笑女子,英雄也不过是个草莽英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到底因为落语是市井百姓的东西,英雄美女不问来路,于是省去了嘲讽,增添了几分传奇。

其实设身处地的去想,野ざらし的内容简直是荒诞又恐怖,黄昏斜照,钟声中乌鸦四散飞起,在荒草丛生中的野地里,新鲜的白骨暴尸荒野。而主角的八五郎却对这周围的景色浑然不觉,幻想着与白骨化作的幽灵春宵一度。这样的故事,却让信说的热闹至极,极尽滑稽逗趣,也让哀愁的少年八云听的入了迷。信能够说出这样的落语,也许这是因为,这地狱似的景色本来就是信所见的世界,便也不觉得恐怖了,而且也是因为信是个笨蛋,所以才能够笑得出来的缘故吧。

第二集的动画,澡堂里的对话中信对少爷说,你这样发呆,容易死。其实被父母舍弃的孩子,与死了又有什么两样呢?皮囊之下,灵魂化作了白骨,这般的凄凉之中,却有人妄想着与白骨共度春宵,这样的无稽竟让人听的出了神,恍然之间,忘却了自己白骨的身份。

子ほめ和時そば

这两个段子是菊比古及初太郎(信)成为前座时讲的第一个落语,也是动画里原创。子ほめ的原形来自于德川幕府初年京都净土宗的僧人安乐庵策传(安楽庵策伝)编纂的民间笑话集醒睡笑,后来成了关西落语里的段子,之后又经三代目三游亭圆马传到了江户落语里。这个笑话讲的是退休的八五郎(八五郎,熊五郎,大约就相当于中国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样的名字)学习如何得体的说话,却屡次错误的对错误的人说了错话的故事。故事的高潮在于结尾八五郎试图夸奖朋友家新诞下的爱子却屡次失败惹得主人不悦,本来想要祝福孩子能够长寿,却说出来“这个不行了”这样会令主人家勃然大怒的话,令听者为八五郎的愚蠢哭笑不得。

而時そば则是讲的一个人在午夜0时(日本古代计时的9时)去吃十六文一碗的荞麦面,他极尽所能夸奖荞麦店主人讨得主人欢心,并且算钱时巧妙地数到8时问店主时间,令店主给他少算一文钱占到了便宜,而另一个人看到他的样子也想要效仿,于是在午夜11时(古代计时的4时)同样也去吃荞麦面,却选了一家难吃而老板刻薄的店,这个人吃着难吃的面却不得不违心的夸奖,而到了算钱时,无论他数到8时问老板多少次时间,老板的回答都是“四”,令这个人无计可施极尽窘迫。

这两个段子都是七代给他们两人选的,其实从这里也可以一窥七代八云的为人。

故事一开始就说明了,菊是不被父母所欢迎的,是被家族所抛弃的孩子,他选择走上落语这条路,并非他自己所期望,而是迫于生存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于是这样的他要如何学会去理会疼爱孩子的父母的心情?笨拙的夸奖别人家倍受疼爱的孩子却词不达意的主角,就正如在寄席高座上讲着不受欢迎的落语的菊本人一样,如同愚蠢的小丑,重重的摔倒却惹不起观众的关注。让菊讲子ほめ是一个非常为难人的选择,然而这样的辛酸显然却不为七代所理解,这是因为七代本质上是一个不能够理解人心的男人的缘故吧。

而这份心酸,却很好的被信所承担下来,信的故事里那个想要占便宜却陷入窘境的男人,就如同菊本人的写照,这份愚蠢的背后,其实也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糟糕刻薄的人的缘故,这份在落语中所获得原谅,才真正的让听了信的落语之后的菊展露出了笑容。

附带一提,从这个时候开始,也奠定了菊的落语“反立”的特色,他的落语内容大都是对自己人生的真实面的一种反讽,这种直面自己的痛处的落语,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才会在被菊完成。

あくび指南

这段子出现在动画第三集里,虽然其实故事里根本没有登台表演过,但是还是忍不住专门拿来说。这个落语似乎是哄人睡觉专用(笑)。七代和信劳军出发前的晚上,菊要信说给他听,后来信也说这个来哄小夏睡觉,而再后来成为了八云的菊也会说给小夏听。

あくび指南里的あくび是指打呵欠的意思,这是一个很短的落语段子,讲的是江户流行学习各种奇怪的技能,甚至还有专门的学习班,一天八五郎路上遇到想要去学打呵欠的朋友熊五郎,出于好奇心,八五郎便跟着熊五郎一同前往。教人学打呵欠的老师和熊五郎都非常的认真,为了打出哈欠做了诸多设定和努力(季节不同,版本不大一样),偏偏越是认真,熊五郎就越是无法按照老师指示的打出呵欠来,到了最后,反而是一只看着他们的八五郎犯了困,在一边打起了呵欠,而他的呵欠则得到了老师的夸赞。

这个落语段子到底哪里无聊,哪里该让人听了提起精神来,需要得体的掌握,落语本来就应该是让观众听的聚精会神,即使故事中人一直在做无聊的事,也能让听者感觉到趣味。而菊让信给他说呵欠指南,因为“听着能让他睡觉”,一个落语段子让人听得好入眠,到底是算得好还是不好呢,难怪信会说”你到底这算夸奖我还是在贬我“。不过即使如此也会乖乖的给菊说呵欠指南,说到底信是心胸宽广的男人,才能够坦然用自己的落语来哄人睡觉。

我一直在想而那个离别的晚上,为什么菊要信给他说这个段子,那个时候想必两个人都是无眠,也不知道从此是否后会无期,信对菊说要一起去吉原,这很有意思,信没有别的可以牵挂的家人,也没有心爱的女子,和菊一块去吉原,就像是给自己活下去的念想和欲望,而菊和他勾手,又让他说了这个落语,也是一个念想,同样毫无牵挂的菊,于是无论如何都可以等下去,因为信的落语在菊的心里生了根,暗暗缠绕,成为烙印。菊是个坚强到了残酷的人,所以即使他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信,也会打起精神来好好活下去。只有在黑夜里,在只有他独自一人的最黑暗的时刻,他会默默念起信给他的落语,这样再辛苦的人生也似乎变得如何都可以忍受。而反过来,如果一旦信能够回来,落语能够回来,他又可以把身边的日常全部抛掉,毫不留恋,也许正因如此,才使得美代吉不可避免的成为了悲剧。

夢金

这个段子出自德川幕府中叶的笑话集出頬題,因为动画第四集里讲的很完整,就不再重复剧情。梦金的段子有一个平常的开头,一个峰回路转而险恶令人捏把汗的中盘,又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收尾,是个会让人听的欲罢不能的段子,而梦金的段子里出现的东西,飘雪,女子,还有关于钱的话题,其实都是此时成为助六的信和菊一同去寄席的路上遭遇的情景和谈到的事,信的段子似乎就是这么随手拈来,自然而成,生活中的点滴小事都能够成为他的故事中叙述的来源,这也许就是他的故事引人入胜,令人赞叹他为天才的地方吧。

(这两集中间别的落语师讲的黄金饼,菊代打讲的宫户川,包丁,以及七代讲的牛ほめ,因为要一一说明太麻烦,这里先省略。)

お血脈

这个段子是第六集里菊讲品川心中前听信在讲的那个落语段子。

其实我个人很喜欢这个故事,所以非要细讲一下www

お血脈的意思大约相当于免罪符,信州(现长野)的善光寺有お血脈的印,花上100两就能买到一个印,传说中有罪的人死了会下地狱,但是如果有お血脈的印,就能超脱去极乐净土,结果因为太多人到善光寺买这个免罪符,导致地狱的生意门可罗雀,阎魔大王便与手下讨论起了对策,商量着要把お血脈盗走才行,于是他们选中了刚刚被打入地狱的大盗石川五右卫门去办这事,石川五右卫门这个角色,大约既像是孙悟空,也像是日本版的梁山好汉,他接受了阎魔王的任务,还了魂,到了善光寺里找到了传说中的お血脈,而此时欣喜的五右卫门唱着“这下可算是心愿得了,可喜可贺”,说完把印往自己脑门上一拍,于是五右卫门这就自己升了天去了极乐,把盗印这回事扔在了一边。

我特别喜欢这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很体现助六的落语特色。助六的落语实际上包含了他从地狱深不见底里望着上方,渴望得救,渴望奇迹发生的强烈求生的欲望。助六的落语基本上都有颇为跌宕起伏的剧情。主角总是生活在底层,总是穷困潦倒不名一文,偏又妄想着飞来横财大赚一笔,或是伸张自己的正义,他们狡猾而又真诚,贪婪却又不掩善意,故事发展则总是充满了意外和悬念。这样的故事,恐怕没有人不会喜欢听。像信这样的人,无父无母的长大,在地狱里走来,他对于活下去的欲望,大概要比任何人都要强烈,而这样真实又纯粹的生存之欲,会让人从生存的空虚之中获得安慰。

这样强烈的落语菊当然是无论如何努力都赢不了,然而此时他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落语,而这个开端就是下面要说的品川心中。

品川心中

动画第六集里菊所说的这个段子是个典型的游郭(青楼)段子,这个故事分了上下两个部分,故事前半段如菊所说,讲的是品川的女郎(妓女)阿染没有钱,因为没有钱,自然也就得不到店里好好对待,于是阿染便打算去死。阿染不想一个人死,便算计着在她的熟客里寻一个可以一同死的人。书店的伙计金藏是个呆头呆脑的家伙,阿染用甜言蜜语对金藏一番哄骗,约了他一起殉情。金藏上了当,高高兴兴的便前来和阿染同死,但是他既忘了跟照顾自己的大哥告别,又怕用刀刺起来太痛,推诿之间,阿染决定和金藏去跳河,而到了河边金藏又怕水一直犹豫不绝,阿染径直一把将金藏推到水里,她正要自己跳下去时,店里的伙计寻过来告知阿染“你有钱了”。有了钱的阿染把死的事放在一边,她也不管了金藏,高高兴兴的回了店去。而落水的金藏因为水浅,也没死,他狼狈的爬上岸来,跑去跟照顾自己的大哥家哭诉,他的突然出现却被正在赌博的一众以为是来巡查的警察,闹出了个大骚动。

而菊没讲的下部则是说大哥听闻金藏所说,想了办法来报复阿染,他们让金藏回去找阿染,又假装金藏已死,让阿染错以为自己见到的金藏是鬼,在大哥的威胁下,阿染把自己头发剃了,而此时金藏又跳出来责骂她“既然都没客人,还不如出家了吧”。

品川心中是一个极其黑色幽默的故事,黑色幽默是绞刑架下的幽默,明明要去死了,还在发愁绞索够不够结实,就像故事里的阿染,年老色衰,无所依靠,想找个人和她一起死,可是连要去死,都有诸多困难,匕首自刎怕痛,跳河又怕水,十分可笑。可是这个可笑的背后其实是笑不出的现实,阿染是不想死的,但凡是有一线的生路,她都会想要选择活下去,但是正因为没有,才会这么变着法儿地诱骗金藏和她一起死。这个故事美代吉听了笑不出来,因为对她来说这就是人生,别人因为阿染的薄情忘耻哄堂大笑,因为金藏的愚蠢而乐不可支的时候,美代吉却听到欲哭无泪。

而这个故事对于菊来说,也是一种人生的反讽,学女人学艺伎的技艺的他,迫不得已选择落语的他,和除了死路毫无选择的阿染何尝又不相似,七代教给菊的段子,无论是子ほめ还是明烏,都是他讲起来都觉得苦涩的段子,偏偏又要自虐式的反复操演,嘴巴念烂了都唤不来台下的掌声和笑声。但是自从和信一起演了弁天小僧,得到了观众的关注,菊倒是明了了也豁出去了,如此可悲的自己,也是可以吸引别人来看的,也是可以当作笑料的,这样不如索性在落语里表演自己,嬉笑怒骂,装疯卖傻,痛快淋漓,无非就是活了个自己,让人尽管笑去。

这扭曲了现实的悲哀做可笑之言,成就了菊的落语,和信那直爽坦率的落语不一样,他的落语是像被阉割而形成的男高音,像被扭曲成了畸形模样供人发笑的丑角,但是那又确实是吸引人的,是令人看的目不转睛的,因为在那里的菊本身很美,所以他的美和他身上所被扭曲的部分形成了惊心动魄的反差,就像他所诠释的那个阿染,那个出尽洋相的阿染,让人笑过回想起来,竟然记得她也曾经是美丽的,也是长了肉心的人。而那些可笑与愚蠢,背后其实也有真心的存在。

火焔太鼓、文違い、五人廻し、らくだ

第七集里两个人都表演了不少的段子,但是都只是点到而止,这里就放在一起大致介绍一下剧情。

火焰太鼓是信讲的第一个段子,这个故事和后面会说的芝滨其实有相似之处,只是没有大梦一场这个转折。这个故事讲的是卖旧杂货的甚兵卫是个乐天派,是会在大冬天因为别人夸自家的火盆好看就不加思索把火盆给卖掉的傻瓜,因为这个个性,他家一直都穷的叮当响,好在老婆细心持家,还能凑合过。一天他进货买了个破旧的大鼓,清洁的时候不小心敲响,鼓声引来了武士,甚兵卫以为自己大祸临头,没想到却是武士想要买鼓。原来武士的主公大名听到鼓声,发现不同寻常,经过鉴别发现是传说中的宝物火焰太鼓,于是出了300两买下了甚兵卫的鼓。吓软腿的甚兵卫带着三百两回到家给老婆一看,老婆差点晕了过去,此时得意忘形的甚兵卫寻思着自己太鼓这买卖做得好,说下次要买半钟(日本古代发生地震火灾警告用的钟),此时老婆一把阻止他说:你要买了这个,引来的可不是武士,是来灭火的啊。

文違い是菊讲的段子,故事讲官妓的阿杉骗熟客半七说父亲跟自己要20两,要跟半七借钱,又跟另一个熟客,种田的角藏说母亲病重,要20两治病,她将两人各安置一室,却又去找她真正的情人芳次郎,她将钱交给芳次郎后,却发现芳次郎匆忙离开时遗落的书信,是名叫小笔的另一个官妓写给芳次郎的,小笔说她因为拒绝有钱的豪客,而反被强索50两,无奈便跟芳次郎请求让芳次郎骗阿杉钱。看到这封信的阿杉悲痛欲绝,而另一边的半七则看到了芳次郎写给阿杉说自己有眼病需治疗,让阿杉去骗半七钱的信。阿杉与半七为了钱争执不已,而另一个房间的角藏担心阿杉被打,找店里的伙计求救,他说阿杉被姘夫纠缠,让伙计去帮阿杉,但是忽然又阻止了伙计,因为“如果你去帮她,便会知道我也是姘夫啊”。

五人廻し还是菊讲的段子,廻し是江户的游郭特有的制度,女郎(妓女)一个晚上可以招待复数的客人,于是就有了女郎喜濑川一个晚上应付着四个客人忙碌不堪的故事,这个落语的特点在于喜濑川一个晚上周旋于四个男人之间,而这四个人个性风格截然不同,第一个人多话,第二个粘人,第三个咬文嚼字,第四个说着难懂的方言,是一个很考验讲述人技巧的段子。

导致菊用很短的时间来讲五人廻し是因为信在他之前讲了らくだ,这是一个大段子,通常要到真打才能驾驭,而二目的信擅自讲了让他被其他真打教训。らくだ其实就是骆驼,但是这里的骆驼并非真骆驼,而是一个住在大杂院里的男人的诨名,不过骆驼在故事一开始就死了,他的朋友半次在他家发现了他的尸体,半次想至少给骆驼好歹办个葬礼,于是威逼利诱了来收废物的久六,两个人去找了负责本地的月番(警察长),房东和杂货店的老板,大家都为欠着钱不还的骆驼死了开心,而半次为了让他们出钱,想出了把骆驼的尸体摆在他们的家门口的鬼主意,靠着半次的鬼主意,这些人乖乖的给了钱,给了酒菜和装尸体的木桶,半次和久六大吃大喝了一顿醉醺醺的打算把骆驼的尸体送去火葬场,却在路上发现桶底漏了,尸体没了,醉得神志不清的二人错把睡在桥下的讨饭僧人当作骆驼抬起来送到了火葬场,被扔进了焚烧场里的僧人被烫醒以后浑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问道“这里是哪里”,半次回答“这里是日本第一的烧场”,把烧场听成了冷酒(谐音)的讨饭僧也顾不上了烫,连忙说:“冷酒也给我一点吧”。

菊的落语是扭曲的黑色幽默,是把悲惨之事说成笑话,信的落语是荒诞的黑色幽默,是明明所处的环境悲惨之极,却满不在乎的想着办法只求着多活一天。两个人的落语各有特色,互不相让,但是这样的落语背后,实际上却是人生无尽的心酸。

接下来要讲的是第七集动画最后,菊从七代家出来,走在路上忽然念起的落语段子,也是他和七代开亲子会巡演讲的段子,紺屋高尾。

紺屋高尾

紺屋是染布店的意思,高尾则是吉原的花魁里最高级的名号。这个段子按中文,就是染布店的花魁。紺屋高尾故事很有名,不仅作为落语段子流传很广,也有很多影视作品改编,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这是一个美好的人间童话,而美好的童话没有人会不喜欢。

高尾太夫是花魁,但是和菊之前说过的故事里那些游走于形色各异的男人中的女郎不一样,高尾太夫是一个坚贞痴情的奇女子。染布店的伙计久藏暗恋着偶然在吉原看到的进行着“花魁道中”(花魁巡游)的高尾太夫,他的这苦恋之心,感动了染布店主人,于是在主人的帮助下,久藏勤奋工作攒了三年的钱,得以见高尾太夫一面。然而见太夫的话,第一次邀她也不过是能和她说上几句话。时间到了的时候高尾太夫不过是客气的跟他说欢迎下次再来,久藏却泪如雨下的说“我能来见您,是拼死存了三年的钱,而下次若要见您,也只能是三年之后,若您到时已赎身,这回便是最后了”,听了久藏的告白的高尾太夫听了大受感动,也感泣道“我和那些达官贵人,也不过是千金换一夜欢,这卑贱之躯,你却肯三年思念着见我一面,你且回去,来年的三月十五,我来寻你,做你妻子。”

高尾太夫讲钱还给久藏,让久藏回了家,久藏念着来年三月十五的约定,更加发奋的工作,别人劝他花魁的话不可当真,他也不信,结果时间转瞬即逝,一年之后的三月十五,高尾太夫果然一袭布衣来到染布店前,来寻久藏,于是从此久藏和高尾太夫结为夫妇,在染布店里勤恳工作,白头偕老。

在第七集的最后,从七代家出来,菊独自一人走在路上,他忽然念到“从前,女子总是将恋慕之情藏在心里……”这个念白就是来自于紺屋高尾的段子,而在第8集里,在和七代巡回的亲子会里,他表演的也是这个段子。在七代家的门前,七代向菊问起了关于美代吉的事,美代吉本来是七代的女人,七代问菊最近有没有和她见面,而菊则暧昧的答复说最近比较忙不太有空没有碰面。这对师徒的对话耐人寻味,美代吉对于七代来说,是一个舍不得放手又不那么重要的“物”,送给菊,他舍不得,但是也不会为了美代吉真做什么,而菊的回答,也很识时务的收了手,你的我自然懂,不会多碰。说到底,这一来一往中,美代吉俨然一已经不是人,而是个精致可爱的东西,给你碰,不给你碰,却不归美代吉自己的意志。

那么,菊却为什么要想到说紺屋高尾的段子呢?这美好的虚构和他的现实似乎构成了极端的对比,而这个对比后面,其实也是菊的真心,这真心就藏在那句“来年的三月十五”里。菊的落语,第一个层次里是他对现实的扭曲,而第二个层次里,则是话中有话的藏了他的真心,他同样将他的真心寄托在了这紺屋高尾的段子里,这一切的真心,就要等到来年的三月十五,樱花散尽,方能见得分晓。

船徳

第八集里信讲的落语,我觉得有意思的是船德。不过之前还有一个置泥是美代吉在寄席听的段子,这里也简单说下剧情。置泥是个滑稽段子,讲小偷跑去偷东西,没想到被偷的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光棍,赌博还输了钱,最后反而是说得小偷同情起了这个光棍,倒给了他钱,最后走的时候光棍还跟小偷说“希望你下次再来”。

而船德则是夏日祭典时,信想说给美代吉听,美代吉却不愿意听的段子。船德讲年轻少爷的德兵卫不知什么原因跟家里断绝了关系,暂住在大河边摆渡的人家里,受了摆渡人照顾的德兵卫想要帮忙报恩,就当起了摇船橹的船夫,可是他又没什么体力,其实也派不上用场。逢夏日暑气正盛,浅草的观音四万六千日的缘日,少爷去送摆渡的客人,少爷摆渡的技巧实在不敢恭维,渡河的时候频频出错令客人担心起来“喂,你没事吗”,少爷回答“别担心,上次我也只是把害一个人掉河里而已”,听他这话一说吓得客人惊慌起来“你可别随便开玩笑啊!”。

这个段子根据讲述人有不同的结局。在有的结局里,少爷终于将人送到了岸边,但是他自己也累的够呛,跟客人说”你过去帮我叫个人摇船送我回去吧“。在有的结局里,两个人的船没有抵达对岸,德兵卫甚至还会无礼的要求对方自己走去对岸。而落语里滑稽有趣的少爷德兵卫,派不上用场的德兵卫,其实却是来自于净琉璃著名的段落“曾根崎心中”。

曾根崎心中是个著名的悲剧,而且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德兵卫爱上艺伎阿初,却被九平次横刀夺爱,甚至被设计骗了钱财,和家里断绝了关系,看不见前途的德兵卫河阿初迫于无奈,一同于曾根崎的森林里心中,德兵卫用匕首刺死了阿初,又自己了断了自己。这个故事作为净琉璃的戏码,既哀婉又凄绝,而到了落语这边,经初代三游亭园游改编,在落语里给了这薄命的情人一个美好的大团圆结局。船夫的德兵卫送阿初去见对岸的九平次,却没有送到,两人想要殉情,最后竟然还获了救,最后两人幸福的在一起。信给美代吉说这个故事,是他想要安慰悲伤寂寞的美代吉,楚楚可怜的艺伎与不经人事的少爷之间的不被祝福的爱情,也是可以在落语里获得圆满结尾的,可惜美代吉却不领情,因为说到底,美代吉看到的和想到的,和信不一样。

在这第八集里,菊讲的是紺屋高尾,信讲的是船德,菊和信的天真都托付在了他们的落语之中,而两人的心意都各自的错开,然而美代吉却是懂了。来年的春天三月十五,樱花散落的时候,信和菊一起升了真打,菊去跟美代吉说分手,一切悲剧似乎也就此解开了帷幕。

居残り佐平次和紙入れ

第九集里有两个落语段子,一个是信的居残り佐平次,另个则是菊的紙入れ。

居残り意思是赖着不走,而佐平次这个名字,也因为这个段子,变成了厚脸皮的代称。这个故事讲的是穷人住的大通铺里有个人叫佐平次,带着一群穷哥们跑去品川的妓院吃吃喝喝闹了一晚上,第二天他对妓院老板说自己身患肺结核所以要在品川养病,其他哥们回去帮他取钱付账,就这样让其他人轻松离去,而自己则赖在妓院不走,他每天都想着办法找理由不给钱,第一天说让朋友去取,第二天说要加上第二天的钱到第三天再算,到了第四天终于赖不下去的时候终于被关进了小黑屋。一天妓院来了许多位客人,伙计们忙得不可开交忘了关在黑屋里的佐平次,佐平次走出来,大方的招呼客人,说笑话炒热气氛,帮忙倒茶递水,比任何一个伙计还要熟练,连客人都亲切的连呼“不要别人叫那个赖着不走的家伙来作陪吧”。被佐平次挤兑得没面子的伙计们纷纷去找店主抱怨,店主叫来佐平次,对他说你不用付钱了想打发他走,没想到佐平次却说自己平时作恶多端,怕出去被捉不肯走,无奈之下店主反给了佐平次财物才让他满意离开。骗到了财物的佐平次离开时得意的对伙计说:“我就是专门做着赖着不走的买卖的佐平次,你们给我记住了”,伙计将佐平次的话转告店主,店主目瞪口呆“莫非是我被讹了?”,伙计则回答“因为店主您头发花白啊(原文头发是芝麻盐,芝麻盐谐音被骗)”。

紙入れ是信在被七代破门以后,悄悄去看的菊说的落语,而菊知道信在场,也就接着信和新的谐音,在故事中藏了给信的信息。这个故事是说借书店的新吉勾搭上了客人的老婆,客人离家时,新吉收到了夫人邀他幽会的信,大喜的新吉将书信收在钱包(紙入れ)里这就去了夫人家,结果两人正行着好事客人竟忽然返家,惊慌的新吉在夫人计谋下成功逃脱,却发现自己丢了装了情书的钱包,新吉觉得自己已经完蛋打算逃亡,但是最后还是打算去客人哪里看看情况,没想到客人待他如常,新吉为了试探,把昨日的事当别人的事来说试探客人的反应,听着他说到忘了钱包的事,一旁的夫人说道“红杏出墙的女人自然会小心,要真的掉了钱包,自然会在丈夫发现之前留意“,而客人也大笑道“就算是发现了钱包,这也是被人睡了老婆的笨蛋啊,自然不会留意的”。

在这一部分里,升了真打的信被落语协会的会长刻意贬低,气不过的信为了刹会长的威风,特意讲了这个会长最得意的段子,这个故事里的佐平次,就像是在妓院里散尽钱财的那些人的反面,靠着出卖女人的美色骗取别人钱财的妓院,也有被佐平次这样的人欺骗的时候。佐平次虽然厚颜无耻,却让人讨厌不起来,而信的落语里有让人憎恶也有让人讨厌的人,却没有真正的恶人,所以佐平次骗了店主的钱财大摇大摆的离开,店主也拿他无可奈何。其实这样的故事,是信的天真,他虽然胡来,嬉笑怒骂中,其实是带着一颗纯真的心,此刻未曾真正的见识到人心的险恶。信曾经走过人间的活地狱,却未尝了解人心中的阿修罗。而人心的狰狞向他扑来时,他也就淬不及防晕头转向。七代将他破门也好,美代吉对菊的报复也好,都是他不曾料到过的暗藏的恶意,他的人情与义气,则是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推手。

菊的紙入れ,藏了菊想要对信说的话,也藏了菊的天真,他以为只要自己周转圆滑,七代不会真正将信的事放在心上,自然会宽恕信,让他回来。他也未曾想到过美代吉的那句“地狱再重逢”,是真的要让他见识地狱。菊以为自己拼命的挣扎便不至于被激流所冲走,以为讨好和逢迎别人至少能盼得到生机,却不知道美代吉要给他的这个地狱,是一无所有,孤家寡人的孤独。

子別れ

这个段子是七代讲的最后一个段子,也是他最擅长的段子。在第十集里讲的两个落语里,死神是我打算要最后讲的,所以就来说子別れ。子別れ是个人情段子,战后落语界的双壁古今亭志ん生和三游亭圆生都很善长,但是在表现上各有所长。这个故事是讲男人抛妻弃子,最后因为孩子而悔悟家庭重聚的故事,故事分成了上中下三个部分,上部讲工匠熊五郎虽然技艺精湛,却耐不住寂寞,拉上朋友整日跑去吉原寻欢作乐游玩不停,妻子对他百般忍耐,中部则是他恋上了吉原的女郎,抛弃了妻儿与女郎同栖,天长日久里发现女郎俗不可耐,又与女郎分手。下部讲离开了熊五郎的他的妻儿生活困顿,儿子阿龟被其他街童欺负,此时不再流连吉原而认真工作的熊五郎路过认出了自己的儿子,便给了儿子50钱,儿子回家母亲问他钱财来路才知是丈夫给的钱,而以此契机,夫妻得以团圆。

在第十集里,七代病倒于寄席,而终于在病榻上向菊和盘托出了自己当年袭名时与初代助六间的恩怨。七代是个自私且薄情的人,他的一生,生活的幸福无忧无虑,其实却从没想过别人。他对别人的善,于他是一种恩赐,给予容易,收回也很容易,就如同子別れ里的熊五郎,恋上女郎时抛得下妻儿,觉得女郎俗不可鄙又抛得下女郎,无论如何,他都有他的去处。他对菊的疼爱,也不过如此。而陪他到最后的菊,其实到这时候已经真正的明了。菊拒绝樋口时说的话,其实已经道出了一切。在与信分别的这五年里,菊的天真被撕的粉碎,他看到了这死寂无声的落语界的真面目,他在这个狭小的世界里目睹着人的浅薄欲望,而这无望的黑暗也铸就了他在七代葬礼上完成的死神。但是菊毕竟是想活的,即使说出了这样的死神,他也是想活的,或者说,即使是去死,他也是不想在这里死去。我一直在思考菊决定去找信,到底是想要生,还是想要死呢,还是共赴黄泉呢,然而无论如何,在他的这条路上,却始终是看不见美代吉的身影。

酢豆腐

这个段子是第十一集里菊在荞麦店说给客人的落语。这个故事是个讽刺人卖弄学识的故事,段子讲了几个年轻人夏天想着如何到哪里去喝一杯找乐子,却穷的叮当响,几个人聚在一起只找到腌菜的糠和一块豆腐,无计可施的几个人将豆腐和糠一起放锅里以为能变成什么,结果到了第二天自然豆腐变得臭不可闻。几人拿着坏掉的豆腐不知道怎么处置,这时正好看到平日里总喜欢假装博学的伊势屋的小少爷经过,几人使了坏心,决定用着酸臭的豆腐来捉弄下这平时总得意洋洋的少爷一番,便让最会说话的一个去跟他搭话,得意的少爷被捧得心情正好,此时其他人顺势便让他吃那块酸臭的豆腐,“国外来的稀罕物,少爷这么博学多闻,必然知道是什么”,少爷说不出自己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的话,迫不得已在众人眼前咽下了恶臭的豆腐,其他人继续说“少爷再来一口怎样?”少爷苦着脸回答“酸豆腐,我一般只吃一口。”

这个故事对于菊来说很特别,因为这个故事既不苦闷也不悲惨,透着一股穷人家苦中做乐的快活气息,穷光蛋们因为自己犯傻连仅有的豆腐也吃不成了,还能想到狡黠的去捉弄讨厌的人,这种明朗,甚至都有点像信的段子了。而在澡堂中的对话中也看到了说着这个段子的菊的内心的快乐。在离开了压抑的落语界,在这样的穷乡僻壤里,与信一起,原来菊也是可以说出这样快活的落语的。而同样因此,菊的明烏,那个无论如何都说不好的明烏,也终于完成了。

明烏

(拖了很久才回来写,对不起《——鞠躬)

在第十二集最后的二人会上,菊说的是明烏。

这个段子在第三集菊曾经在七代那里练习过,那时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好好的掌握这个段子,这才引出了七代带美代吉与他认识的缘由。

明烏讲的是年轻的少爷去吉原嫖妓的故事。年轻的少爷个性一本正经不近女色,搞得老爷都担心起了子嗣的问题起来,便托了街上游手好闲的混混源次郎与多助想办法教少爷男女之事。源次郎与多助两人骗少爷去参拜观音大士背后有名的神社,少爷不疑有他便一同前往。而到了吉原,少爷进了门才知是哪里,他想要逃出却被源次郎与多助拉住:“这里进来的人如果不一同出去便会会被捉起来打,我们不出去你也休想出得去”。就这样源次郎与多助带着少爷进了最好的妓楼叫来了花魁陪少爷,两人却被出尽洋相吃尽了瘪,次日早晨灰头土脸的源次郎与多助去叫少爷,一本正经的少爷早已跌入了花魁的温柔乡里哪里肯离开被窝,花魁也对单纯的少爷十分中意,两人浓情蜜意无论源次郎与多助几番劝诱,少爷也不肯离开,反倒是用着两个混混骗他的话回到:

“这里进来的人如果不一同离开,可是会被捉起来打哟”

明烏是一个艳笑(青楼)段子,是有色笑话,而二人会的舞台,却是在男女老幼合家休闲的温泉乡,况且还是一个鲜有人听过落语的陌生场所。换做是别人,定然不敢选择这样的场合讲这样的段子。然而正因为菊的落语技巧已经极其的高超,才敢于做这样的反立之言,才敢于将一个有颜色的笑话讲的老少咸宜众人喝彩。而在菊的落语里的明烏,沉醉温柔乡里的少爷,则化作了所有在温泉乡听着落语的观客,即使从未想过打算在此听落语,听这样的艳笑故事,也照样沉醉其中。

在这个时候的菊,其实已经成为了一位非常成熟的落语大师,他像牵线的魔术师一样将观众网入自己的落语世界,令台下的众人的情绪随他而动,恰到好处。而正因如此,才会让一旁观看的信感叹道

“少爷,你已经是非常出色的落语师了,比我要好”

而接在菊之后,信所选择的段子,也是极其恰于他的作风的作品,那就是芝浜。

芝浜

芝是江户的地名,卖鱼的胜五郎颇有一番生意手腕,却十分懒惰贪酒。他的老婆是个勤劳能干的女子,即使胜五郎百般推延,也会事先为他备好营生的道具令胜五郎找不到借口偷懒。一天胜五郎在老婆的督促下早早出了门,清晨寒风之中他走在芝的海滨上,意外发现浮在海上的破旧钱包。胜五郎捡起钱包,打开发现里头竟然包了四十二两金子,这飞来横财令胜五郎乐不可支,他揣着钱便跑回了家。胜五郎回了家,大声的喝着老婆去买酒,又叫来自己的狐朋狗友们大吃大喝,他开心的呼呼睡去,等到再被老婆唤醒,却发现捡来的钱包不见了,而老婆则告知自己叫人吃喝是真,捡到钱包却是大梦一场。胜五郎羞愧不已,便决心从此戒了酒,他借了妹夫的钱还了酒钱,从此专心工作,勤恳工作一年以后,终于还清了欠款,这日新年里胜五郎与老婆在家里吃着饭,老婆忽然惶恐地告诉胜五郎,其实她隐瞒了真相。胜五郎一年前确实捡到了钱包,但是老婆担心他用了这飞来的横财惹上麻烦,便趁胜五郎睡着偷偷的交给了官府,更骗胜五郎捡到钱包是大梦一场。而一年过去,上交的钱包依然无人认领,这钱包便又归还了胜五郎,这时老婆才将实情和盘托出。

老婆垂泪说道“你这一年十分辛苦,我真是对不住你,你打我也没关系”,而胜五郎感慨道“要不是你骗我,恐怕我这说不定就身首异处了,是我该感激你才对”。两人感涕而笑,老婆让胜五郎喝酒庆贺,而胜五郎举起了酒杯想想又放下

“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再当这是一场梦啊”。

芝滨这个故事是一个适合合家欢乐的故事,正适合温泉乡的场合,而这个故事和过去助六说过的故事有相似的地方,却又不尽相同。在助六过去的故事里,并没有胜五郎这样的波折,胜五郎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穷光蛋光棍儿,也不是由着性子胡来,别人拉扯不住的人,他是有个家室的男人,而且即使他百般怠惰,也有勤恳地老婆在后头督促着他,还会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在后面拉他一把,助他回到正道。

然而,这个故事对于信本人来说,无比复杂。

信曾经说过的落语里的那些放浪不羁的浪子们,在芝滨中当了勤勤恳恳的好丈夫,肯为了老婆而勤奋工作。而现实中的信,却寂寂无名于荒山野岭。美代吉讨厌落语,信又没有别的营生手段,也不愿做其他的营生,两人做了夫妻,自然也就百事哀。美代吉靠着卖身养活全家,信则在困顿中萎靡不堪。他只有对着幼子,才能悄悄地说起自己的落语,却无他人可以倾述。而此时菊在他面前的出现,则仿若梦幻。

在春日那短暂的时光之中,如同樱花盛放般一切仿佛都好了起来,所有关上了的门竟然又重新打开。

信大概觉得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这个梦如此的美好,他和所有人一样在落语中找到了美好的结局,他竟然穿上了朝思暮想的八云家纹的衣服,坐在久违的落语坐席上,为下面的观众说一段美好的落语故事。

而如果这个梦能够一直做下去,该有多好。

死神

我挣扎了很久,才讲到死神。而讲到这个段子,就意味着有关于菊比古的故事已经讲到了头。

死神是属于八代目八云的落语,这个段子始于菊与助六分别之时,成于七代目八云逝去后菊的首次登台。

而终于,在助六死去以后,菊将他与美代吉的骨灰一同葬在了美代吉的故乡,带着小夏回到了东京。他答应了会长继承八云的名号,在一个瓢泼大雨中白昼如同黑夜的日子里登了台。

于是从此菊比古不再存在,世间只有讲着死神的八代目八云。

如果名字代表着一个人的人生,那菊比古便从此已经死去。

在落语心中的这个故事里,八代目八云的真名从未出现过。助六的名字是信,这大概是他养父给他的名字,他给女儿取名叫小夏,因为她诞生于热烈的夏季,而“落语是不能少了季节”的,美代吉的名字叫百合绘,想必是她的父母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如同可怜的百合般惹人疼爱吧。

在落语寿限无里,父母因为太过于怜爱诞生的爱子,害怕他不幸,给他取了一个长的不可思议的名字,希望他能够幸福长生。

而被父母舍弃的时候,瘸着腿的少年走在不可回头的路上时,他的真姓名便与他一同化为孤魂野鬼了。

而得到了菊比古的名字的他,却有如同荒野的枯骨般还了魂,鲜活起来,因为有助六的存在,让他不放弃的挣扎,哪怕是微小的希望也好,他也是想要活,而哪怕是死,也不至于独行。

然而终究是枉然。

死神这个段子来自于格林童话的故事死神教父,而明治末年开始活跃的初代三游亭圆朝则将这个故事改编成了落语。在原型的故事里,死神是故事主角的教父,这个故事里其实还有上帝与恶魔,但是主角贫穷的父亲选择了死神作为自己儿子的教父,因为上帝“教富人幸福却让穷人饥饿”,而恶魔“引诱人走上歧路”,只有死神是“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在落语故事的死神里,没有上帝也没有恶魔,死神则是藏在树下等待着来寻死的主角的枯瘦老头。

但是无论是格林童话里的死神,还是落语的死神,都是一样讲了一个注定的结局。

万分挣扎,到了头来,原本不过是注定的啊。

做得再美的梦,也不过是梦一场。

 

但是,正因为是八代目八云,所以他的死神也不只是单纯的无望。这个段子于他,第一层的意思是万般挣扎后的空,第二层却是“公平”,因为死是公平的,无人能逃避。即使是爱得再多,也只能终结,而即使多么的憎恨,也会因死而结束。囚笼里的犯人和坐在高处的贵人,面对死也是平等的,这也许就是一种终极的原谅。所以八云在监牢里给犯人说这个段子,与太在台下听懂了,他觉得有趣,多么有意思的人,原来可以被这样原谅。

所以他到八云门下拜师,他听得懂八云的落语,而他所知道的落语,“是能够原谅所有人的过错”的。

于是这个故事,就变成了与太的故事了。

  1. 时代背景的少许提及

昭和元禄其实本来就是一个词,是指昭和四十年代,这是福田赳夫(福田康夫的父亲,日本战后高速发展期的首相)所造的警示词,他认为这个时代的社会前所未有的富裕,如同德川幕府的元禄年间,人们陷入了繁荣中的狂欢,而历史之中,繁荣的元禄时代之后接下来就爆发了骇人的饥荒,也许是出于明治时代出生的人的忧虑,福田糾夫便造了这个词,而现实之中,六十年代的日本并没有停下发展的步伐,而是依然继续往前进了。在故事中助六死去之后的六十年代,安保运动,学生赤潮,是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而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坚及年轻的的落语家们也与体制化的落语协会发生冲突,很多人从此脱离了落语协会,开始尝试落语的新的变化,这也包括小关本人所属的立川流。

然而,这些都是与昭和元禄落语心中这个故事无关的事了。因为在这个故事里,并没有这样的未来,所有的激进的潮流在黑暗中静寂,而终于变成了八代目八云立于顶点的那个昭和末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hes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黄大仙救世网发布于娱乐视角,转载请注明出处:要一度当先落语,昭和元禄落语心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